2019-12-24

筑尚案例

陳某、張某恢復原狀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貴州省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9)黔01民終431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陳某,男,漢族,住貴州省貴陽市。


委托訴訟代理人:傅戀(陳某之妻),漢族,住貴州省貴陽市。


委托訴訟代理人:邵杰,貴州鼎尊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張某,男,漢族,住貴陽市。


委托訴訟代理人:辛平葉,貴州筑尚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計華琴,貴州筑尚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上訴人陳某因與被上訴人張某恢復原狀糾紛一案,不服貴州省貴陽市云巖區人民法院(2018)黔0103民初8375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9年1月14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陳某上訴請求:1、撤銷原判,改判支持上訴人原審訴訟請求或發回重審;2、兩審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事實和理由: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原審訴訟請求不屬于法院管轄,屬行政部門的職能范圍,是對法律的錯誤適用,相鄰關系是法律明確規定的民事法律關系,被上訴人應承擔的行政責任并不能抵銷排除妨礙、恢復原狀的民事責任。一審判決認為樓道中有感應燈,故沒有影響上訴人的采光權,這一認定事實上已明確認可上訴人的采光權受到影響。照明燈不能替代自然的陽光及通風,況且被上訴人封堵的窗口還是緊急情況時的一個逃生通道,被封閉后對上訴人的生活是產生實質影響的。


被上訴人張某辯稱:一、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一審法院已經查實被上訴人占用的系外墻樓層共有區域的抗震連接板,一審法院認定被上訴人的行為屬于行政管理范圍,因而駁回上訴人訴訟請求并無不當。二、上訴人提出的上訴理由與事實不符,于法無據。上訴人在小區內的專有部分所有權并沒有受到損害,其訴狀所稱的采光權受到影響,也是在其房屋的紅線圖之外的區域的采光權。本案被上訴人所占用的區域,按照《物權法》的規定,應當屬于小區公共區域,應當交由全體業主或經授權的業主委員會代行管理和維權職責,上訴人作為原審原告主體不適格。上訴人在本案一審訴訟中,已經向貴陽市云巖區城管局投訴了被上訴人的占用行為,后城管部門已經向被上訴人下達了整改通知,被上訴人已經在二審調查前按照城管規定進行了整改并核查合格,城管部門已經實施了具體行政行為,上訴人再通過法院進行民事救濟已經顯然沒有必要了。綜上所述,懇請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原告陳某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被告拆除修建在原、被告房屋連接處的建筑物,恢復原狀;2、判令被告賠償原告損失費5000元;3、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因被告在通往原告房屋樓道的外墻兩處窗戶上安裝了防護欄,并將外墻建筑連接板封閉后與自家陽臺相連接,占用了該區域,原、被告發生矛盾。2017年5月8日,貴陽譽浚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天譽城客戶服務中心向被告發出《天譽城裝修整改通知書》,內容為:“經我司檢查發現貴戶:占用連接板。此舉:違反了《消防法》的相關規定以及《室內裝飾裝修管理規定》與本物業《裝修指南》的有關規定?,F促請(責令)貴戶自收到本通知后,依照規定進行如下整改:占用連接板,侵占公共區域,請接到此通知后,在3日內依照規定進行整改,恢復原狀,并將樓層施工垃圾清理干凈?!币虮桓嬷两裎磳⒃搮^域恢復原狀,原告訴至一審法院請求如前。經一審法院現場查看,原告房屋并無任何窗戶或陽臺需要通過樓道窗戶或連接板區域進行采光或通風;樓道安裝有感應照明燈;原、被告所住樓棟各樓層普遍存在住戶將連接板區域進行封閉、占用的情況。上述事實,有原、被告陳述,《商品房買賣合同》、現場照片、房屋平面圖、《天譽城裝修整改通知書》及庭審筆錄在卷佐證。


一審法院認為,雖然被告封閉、占用房屋外墻連接板,并在樓道窗戶安裝防護欄的行為對樓道通風、采光有一定影響,但樓道安裝有感應照明燈,樓道亦非原告主要生活區域,被告行為對原告通行、通風、采光并未造成實質妨礙。而被告是否涉嫌違建以及違建的拆除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四條:“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或者未按照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的規定進行建設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鄉規劃主管部門責令停止建設;尚可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對規劃實施的影響的,限期改正,處建設工程造價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罰款;無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響的,限期拆除,不能拆除的,沒收實物或者違法收入,可以并處建設工程造價百分之十以下的罰款?!薄段飿I管理條例》(國務院令第379號)第六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違反本條例的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房地產行政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改正,給予警告,并按照本條第二款的規定處以罰款;所得收益,用于物業管理區域內物業共用部位、共用設施設備的維修、養護,剩余部分按照業主大會的決定使用:(一)擅自改變物業管理區域內按照規劃建設的公共建筑和共用設施用途的;”第二款“個人有前款規定行為之一的,處1000元以上1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有前款規定行為之一的,處5萬元以上20萬元以下的罰款?!敝幎?,應屬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行政管理部門的職能范圍。綜上,故對原告要求判令被告拆除原、被告房屋間連接板處建筑物的訴請不予支持。原告并未舉證證明被告行為給其造成了損失,對原告要求被告賠償損失費5000元的訴請亦不予支持。據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敝幎?,一審判決:駁回陳某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60元,減半收取30元,由陳某承擔。


本院二審期間,上訴人明確其一審訴訟請求第一項為:判令張某恢復其房屋陽臺與連接板之間的隔離欄桿。判令張某拆除連接板上建設的鋁合金欄桿、玻璃門軌道;拆除連接板與樓道之間墻上兩扇窗戶上加固的鋁合金欄桿,窗戶上的鎖扣以及窗花,使玻璃窗可以自由推拉;拆除連接板地面上鋪設的地磚,恢復原狀;拆除連接板區域上搭建的其它所有建設。


當事人圍繞上訴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本院組織雙方當事人到現場進行了勘驗。


另查明,在房屋與該層房屋之間存在一塊連接板,在連接板與公共樓道之間建有墻壁,墻壁上有兩扇窗戶,窗戶上均貼有非透明窗紙,鎖扣在連接板一側,鎖扣鎖閉時從公共樓道無法打開窗戶或看到連接板內的情況。連接板與房屋陽臺之間的欄桿已被拆除,從房屋陽臺處可直接通向連接板。連接板上搭建有金屬欄桿和玻璃門軌道,連接板地面上貼有地磚,連接板上放置有其他物品。在同單元中訴爭部分未被改造的樓層,連接板與公共樓道之間墻壁上的窗戶為透明玻璃,鎖扣在樓道一側,可以打開看到連接板內狀況。連接板與房屋陽臺連接處有欄桿,連接板上其他地方無欄桿或框架,地面為毛坯。云巖區城市綜合執法局分別于2018年12月16日、2019年4月28日作出《綜合行政執法限期改正通知書》兩份,責令張某限期自行拆除在本案連接板上的構筑物。


二審經審理查明的其余事實與一審認定事實一致。上述事實,有當事人陳述及相關書證等證據在案佐證,并經質證,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本案中上訴人與被上訴人分別系天譽城房屋與該層房屋的業主,本案爭議的連接板位于上訴人與被上訴人房屋之間,不在雙方購買的房屋范圍內,屬于業主共有部分,根據《天譽城裝修整改通知書》和兩份《綜合行政執法限期改正通知書》和本院現場勘驗情況,可以確定被上訴人私自將連接板與自家陽臺之間的欄桿拆除,占用并對該連接板進行了一系列改造,對公共樓道的采光、通風均有一定影響,由于該樓道系上訴人家和電梯之間的必經通道,系上訴人日常使用的公共區域,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八十九條“建造建筑物,不得違反國家有關工程建設標準,妨礙相鄰建筑物的通風、采光和日照”之規定,被上訴人違法占用和改造連接板的行為對上訴人構成侵權。房屋陽臺與連接板之間的隔離欄桿應該予以恢復,并拆除連接板與公共樓道之間墻上兩扇窗戶上的窗花,將鎖扣恢復為在公共樓道一側開啟,拆除在連接板上建設的鋁合金欄桿和其他附屬物。對于張某在連接板上鋪設的地磚,因對通風采光并無影響,且其添附于連接板后,對連接板作為業主共有部分的使用并無不利影響,強行拆除會造成不必要的損害,本院認為不宜拆除。對于上訴人主張的損失費5000元,因其并未提交證據證實被上訴人占用并改造連接板的行為給其造成了具體損失,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陳某的上訴請求部分成立,應予部分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八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貴州省貴陽市云巖區人民法院(2018)黔0103民初8375號民事判決;


二、張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恢復房屋陽臺與公共連接板之間的金屬欄桿,將公共連接板與樓道之間墻上的兩扇窗戶恢復為透明,將窗戶鎖扣恢復從樓道一側鎖閉開啟;


三、張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拆除房屋陽臺外公共連接板上建設的鋁合金欄桿、玻璃門軌道及相關附屬物;


四、駁回陳某的其余訴訟請求。


一審案件受理費60元,減半收取3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60元,均由張某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龔國智

審判員  李 蓉

審判員  符黎音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法官助理陶海峰

書記員冷冬莉


文章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



国产AV无码专区久久精品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